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古墓丽影

古墓丽影

2016-09-22 07:02 PM作者:五月天激情网,五月天小说,婷婷丁香五月久草在线,五月网,婷婷五月丁香

劳拉?克罗夫特(Lara Croft)不能相信,她竟然被戏弄了。在迷宫般的地道里浪费了几个小时,当她终于找到古墓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虽然四周的墙壁随时都有可能坍塌,但劳拉还是心存侥幸地走进古墓的拱形大厅,想看看里面是否真的被洗劫一空。然而当她看到令人厌恶的卡洛斯?科特兹博士(Dr. Carlos Cortez)从古墓阴暗的角落走出来的那一刻,甚至希望那些失修的墙壁真的塌下来把她埋住。

  科特兹手中的自动手枪对着她,劳拉知道如果她有什么企图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开枪的。除了愤怒,劳拉没有任何办法——现在她成了科特兹的俘虏。

  「你好,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用嘲弄的语气说道,「这一次,你太晚了。但你能找到这里我还是很高兴的,因为我喜欢看你现在的表情。」「你是怎么从监狱里逃出来的?」劳拉质问道。

  「你忘了我有多大的影响力了,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咯咯地笑道,「由于你的窃贼行径,我可能会在监狱里渡过余生,对此恐怕你也没有真正想过,不是吗?」劳拉盯着科特兹,紧张地判断着她的处境——她必须等待,等他犯错。最后她说:「好吧,现在你想干什么?」  「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慢慢地把你那两支可爱的枪拔出来,记着只能用一根指头,把它们扔到地上,然后踢到一边去。」科特兹命令道,然后故意做出一脸傻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劳拉皱了皱眉,这是她最不愿意做的事,但她对此却无能为力。处在这样一个没有任何掩护的位置,他只要一扣扳机就能轻易结束她的生命。这样一个小丑,这样一个结局,这是她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好吧,我照做就是了。」劳拉道,她用中指慢慢地把枪勾出来,扔到都是残砖碎瓦的地上,然后把枪踢开。  「干得不错,小妞。」科特兹的话激怒了劳拉,她讨厌被人如此下流地评论。她强压着怒火,看着科特兹捡起她的枪,把它们插到他自己的枪套里,整个过程他都保持着警惕,眼睛和枪口从没有离开过她。她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用她的枪将科特兹打成蜂窝。

  「现在,脱光你的上衣,要温柔一点。」科特兹微笑道。  劳拉愤怒地瞪大双眼:「你怎么敢这样!」「不要考验我的耐心,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收起了笑容,「你应该记得,当雪妮?福克斯(Sydney Fox)想违抗我的时候,我是怎么做的。」  一股寒意从劳拉背后升起,她想起雪妮?福克斯——美国考古学家,大学教授,在开罗发现了阿努比斯宝石(the original scarab of Anubis)——那难以用语言来表述的悲惨遭遇。

  劳拉知道科特兹也会对她做同样的事,她决定先顺从他的命令,以等待脱离这种处境的机会。事实上,最困扰她的是他的真正企图,他到底想对她做些什么。

  劳拉迎接挑战似地挺直身体,双手拉着她那件光滑的绿色胶皮紧身衣的下摆,目不转睛地直视科特兹的双眼,然后迅速地向上脱掉紧身衣,任由她那巨大而富有弹性的乳房暴露在地下古墓阴冷的空气中,粉红色的乳头在冷空气的作用下立刻变硬了。

  「真是……非常漂亮,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淫秽地话语令劳拉感到非常羞耻,她迅速用双臂遮掩住她的乳房。

  「你这流氓!(You bastard)」劳拉眼中的怒火象子弹一样射向科特兹。

  「不要太腼腆了,克罗夫特小姐。你有如此令人着迷的一对乳房,把它们遮掩起来太可惜了。」科特兹笑道,「你不知道我梦想着亲眼看到它们已经有多久了。」「你这令人恶心的懦夫!这将是你看到的全部!」劳拉叫道,她无助地站在那里,徒劳地想遮掩住她赤裸丰满的胸部。

  「恐怕不是,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恶狠狠地说。

  「你到底想要什么?」劳拉质问道,现在的处境令她烦燥不安。

  「好,既然你问了,那就请把这些脱了吧。」科特兹笑着指了指她的短裤。

  「我很想看看这下面有什么。

  「还没看够吗,你这恶魔?」劳拉努力争辩道,答应让科特兹这个狼友看她最隐秘的地方的想法令她脸红  突然,科特兹扣动了扳机,他那把巨大的银色手枪喷出一道火光,伴随着炸雷般的枪声。

  劳拉本能地护住头,双手摀住耳朵,一排子弹打在她身后的墙上。灰尘从古墓高高的穹顶落下,这令劳拉有点恐慌。他难道不知道这个地方随时都会塌陷吗?当她意识到科特兹色迷迷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丰满的乳房时,她迅速把手重新护在胸前。  他真的发疯了,劳拉心想,一个疯狂的蠢货。

  她转过身解开她的腰带,拉开短裤的拉链,她把短裤脱到脚踝处,奋力把短裤从她那粗糙的长统靴上拽下来,所有的动作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她不愿意她的乳房过多地暴露在那个正在淫笑的恶棍面前。

  最后,在他欲火高涨的目光中,她羞愤地站在那里,全身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广告2 比基尼内裤,勉强能遮住她下身隐秘之处。

  「满意了吗?」劳拉扬眉道,挑战性地抬起头。  「不是太满意。」科特兹道,「转过身去,把手放在头上。」「听我说,科特兹,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劳拉试图说服他,正在发生的一切令她感到一丝绝望。  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劳拉的眉心,在科特兹的胁迫下,劳拉无奈地屈从了,她转过身背对着科特兹,双手放在头上,马尾辫随着她的呼吸在背后来回摆动。

  劳拉闭上双眼,等待那颗结束她生命的子弹,心中默默地做着最后的祷告。

  「唔!」后脑遭到突如其来的打击,劳拉轻哼了一声,身体软软地向前倒下去,她趴在地上,仅仅依靠双手和膝盖撑住身体,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她勉强能够感觉到科特兹来到她的身后,把她推倒在冰冷的石板上。科特兹用膝盖压在她赤裸的背上,将她的双手拉到一起用皮绳紧紧地绑起来,她微弱的反抗起不到任何作用。

  冰冷的岩石带给她赤裸的乳房刀割般的痛楚,这痛楚令她的意识逐渐恢复。

  「这刚刚是个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笑道,他把皮绳绑结实之后,粗暴地将劳拉柔软的身体翻过来。他把她的手放到她的头下面死死按住,盯着她茫然的双眼,说道:「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想待会你就会希望这辈子都没遇见我。

  「我早就希望自己从来没有遇见你了。」劳拉低声抗辩着。

  一记重重的耳光令她眼冒金星。

  「相信我,克罗夫特小姐,你和你那张尖刻的嘴很快就会明白尊重这个词的含义的。」科特兹略带怒意道,但当他的目光移到她漂亮的乳房上时,他冷静下来,「现在,让我们好好看看这对宝贝吧。」科特兹抓住劳拉的乳房,随心所欲地揉弄挤压着,柔软的乳房令他口干舌燥。劳拉虚弱无力地反抗着,她拼尽全力弓起身体想摆脱他,然而他太强壮了,用一只手牢牢地按住她,另一只手恣意地玩弄着她的身体。

  「你这个卑鄙的家伙!」劳拉诅咒道。

  「奉承会令你一无是处的(Flattery will get you nowhere)。」科特兹笑道,抓住她的双乳用力捏了捏,随后把劳拉拉起来,用力推向一个桌子大小的台子。

  「噢……!」台子边缘重重地顶在她的腹部,她痛苦地呻吟着。

  没等她转身,科特兹已经骑到她身上,抓住她长长的马尾辫,同时将她腰部以上的身体狠狠地向前压在凸起的石头台面上。

  「呜……唔!住手!」劳拉呻吟道,「你在干什么?」「我这是在报仇,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一边说,一边把捆住她双手的皮绳的末端系到台子尽头的一个铁环上。然后他又把她的双腿分开,绑到台子下边的金属支腿上。

  「你总是抢在我前面,掠夺本来应该属于我的东西……阿努比斯宝石,耶路撒冷圣杯(the gold chalice in Jerusalem),阿卡龙珍珠(the Pearl of Akron),所有这些和其它的宝物都是我的,是你把它们从我这里偷走了。」「你不能这么做!流氓!」劳拉叫道,她意识到现在是处境是多么的可怕。

  「太多次你使我蒙羞,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紧贴着她的耳朵道,他的下身顶住她的臀部,她能够感到他那里已经完全勃起,「现在轮到我了。」这是劳拉所经历过的最糟糕的情况。

  她那令人讨厌的对手,卡洛斯?科特兹博士——专门收集奇珍异宝的前墨西哥城考古学教授——终于成功地将她制服,并且令她处于一种非常难堪的境地。

  她赤裸着身体,全身上下只剩下手套、长靴、袜子和一条棉质比基尼内裤,双手被捆在一起,趴在一个石台上,任由她那光滑圆润的屁股暴露在阴冷的空气中。

  「你不能这样对我,流氓!」劳拉愤怒地叫道,当她越过自己的肩膀看到身后的科特兹若无其事地解开他的枪带的时候,她感到一阵神经紧张,「我是大不列颠贵族的女儿!」「当然,如果汉斯希格利(Henshingly)那老家伙现在能看到她的宝贝女儿的话。」科特兹嘲弄道,随后把挂在腰上的大猎刀拔了出来。

  劳拉惊恐地瞪大双睛,结结巴巴道:「你……你想用它做什么?」「我来帮你解脱一下。」科特兹道,他小心地将刀平贴着劳拉的屁股滑进她的内裤,迅速将它划成两片,随后将这些破布扯下来扔到她的脸上。

  「哦,你!」劳拉的脸由于狂怒而变得通红,「等我获得自由,我发誓我要……」科特兹大笑着,重重的一巴掌打在劳拉赤裸的屁股上,清脆的声音在古墓里回荡。

  「不要做任何你无法办到的承诺了,克罗夫特小姐。现在让我们认认真真地做点事,好吗?」劳拉知道生气没有任何用处,她需要试试别的办法,「等一下,科特兹。如果你让我走,我就给你阿努比斯宝石。」科特兹停下来盯着劳拉,似乎在考虑她提出的条件,然后他答复道:「好吧,告诉我它在哪儿,然后我就放你走。」「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让我走?」劳拉心存疑虑道。

  「你没有别的选择了,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道,「你只能相信我的话。」劳拉知道他不值得信任,他和通常所说的小偷、流氓没有任何区别。

  科特兹感到她的犹豫,补充道:「想想吧,这对你意味着什么。我只在意那个宝石。我会放你走的,你还能继续你那小小的冒险生涯。至于你拿走的其它东西……继续留着好了,就当它们是我们之间停战的见证。其它还有什么吗?就剩我刚才打你的这几下了。」很难相信他说的是真话,但如果确实像他说的那样,那她就没有失去什么,除了她的尊严。如果她真能逃离此地,她总会找到一个办法,一劳永逸地将宝石拿回来的。

  「好吧,科特兹。」劳拉终于下了决心,「你赢了。宝石就藏在我左脚的鞋跟里。」「好姑娘,我知道你会觉悟的。」科特兹道,他得意洋洋的语气令劳拉恼火。

  他蹲下来研究着她的鞋,最后发现在厚厚的鞋跟上有一个小小的卡扣,打开卡扣鞋跟便向一侧开启。宝石弹出来落在他的手中,他微笑着站起身来。

  「行了,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劳拉道,「现在立刻把我放开让我离开这里。

  科特兹微笑着将镶着金边的宝石放到口袋里,道:「我说的放你走的那些话,你不会认为是真的吧,克罗夫特小姐?」「哦,你这个肮脏腐烂的流氓!」劳拉怒骂道,用力拉扯着绑住她手腕的皮绳。

  劳拉的愤怒和挣扎令科特兹感到愉快,他慢慢地解开皮带,把皮带对折后再用力拉直。

  劳拉觉察到他的企图,有些惊慌地道:「你……你想干什……什么?」「我要教教你什么是尊敬,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科特兹阴险地笑道。

  「不!你不能!」劳拉一边绝望地叫道,一边比刚才更加猛烈地挣扎起来。

  「叭!」随着一声脆响,皮带重重地抽到她赤裸的屁股上。

  「啊!」劳拉的叫声充满了惊奇和痛苦。

  「这一下是为了阿努比斯宝石。」科特兹道,「然后是耶路撒冷圣杯。」「刷!」第二鞭紧接着打了下来。

  「这是为了阿卡龙珍珠。」「呜——叭!」皮带划空而至,再一次打在劳拉那颤抖而又徒劳地试图躲避鞭挞的屁股上。

  「这一下是为了把我一个人扔到非洲沙漠的事,还记得那次吗?」「刷!」「啊——!」劳拉痛苦地叫道,屁股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她发誓最后一定要让这个令她如此痛苦的家伙加倍偿还这一切的,但是现在除了尖叫她什么也干不成。

  「这是为了不加思索地拒绝我初次见面时的求婚。」「刷!」「这一下是为了你那英国式的傲慢。」「不!住手!」劳拉乞求道,她再也不能忍受这种痛苦和耻辱了。

  「刷!」她的乞求换来的是又一下严厉的鞭挞。

  「剩下这些是为了我已经忘记了的什么事。」科特兹道,拷问和鞭打带来的刺激令他的血液沸腾。

  他放松了原本绷紧的身体,随后是一系列快速的鞭打,一下比一下重,每一下都令劳拉颤抖、尖叫,屁股上灼烧般的刺痛令她咬紧牙关终于,科特兹停了下来大口喘息着。遭到无情鞭笞的劳拉?克罗夫特趴在石台上低声抽泣着,残酷的拷打令她异常虚弱。

  「这个不再趾高气扬的人是你吗,克罗夫特小姐?」劳拉只能微弱地呻吟道:「我……我发誓会让你偿还这一切的。」「好了,你应该知道,我是唯一一个有权说的人。」科特兹恶狠狠地道,他把皮带扔到地上,调戏般用手拍打着劳拉红肿的屁股。

  「你是一个懦夫、魔鬼,科特兹。」当劳拉看到科特兹在他的背包里寻找什么东西时,她感到非常不安,她努力抗争着,「你不是一个男人。

  「终于找到了,这个能让你彻底安静下来的小东西。」科特兹来到劳拉身边,手里拿着一个她从未见过的东西,「让我们看看能用它来做些什么。」科特兹突然抓住劳拉的马尾辫,把她的头用力向后拉。劳拉痛苦的呻吟声还没有发出来,一个大橡胶球便强行塞进她的嘴里,她的嘴被最大限度地撑开,牙齿不由自主地咬进带着苦涩味道的橡胶里,她左右摇晃着头徒劳地反抗着。橡胶球上连着的皮绳在她的头后打了个死结,她的愤怒变成含混不清的声音:「唔……呜……!」「我警告过你,总有一天你这张尖刻的嘴会给你带来麻烦的。」科特兹悠闲地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俯视着身下被捆绑的猎物嘲弄道。

  当他意识到劳拉?克罗夫特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握中,体内肾上腺激素急速分泌。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决定一下,采用什么方式再一次羞辱她。

  怒火在劳拉胸中燃烧,从鼻孔中喘着粗气,把所有的憎恨都聚集在目光中射向科特兹,这是被捆绑并塞住嘴的她唯一所能做到的,一丝不挂地趴在石台上任人凌辱的状况令她无法忍受。

  科特兹来到她的身后,她奋力挣扎着试图摆脱皮绳的束缚。当她清楚地听到了身后传来拉链的声音时,她尽其所能地扭过头向后看去。

  「唔……!哦……!」劳拉徒劳地抗议着。科特兹恣意挤压、抚摸着她紧绷的屁股,那上面仍然有皮鞭抽打后留下的一道道伤痕。

  「嗯,这里太冷了,让它受凉了就不太好了。」科特兹戏弄道,他随心所欲的玩弄令劳拉在石台上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我用另一个大家伙让你暖和一下,你不会在意吧?」劳拉拚命地摇头表示反对。

  「喏……唔……!」「好的,我想我们现在就可以游戏的第一步了。」科特兹道,然后将他粗糙的手指插进又惊又怒的劳拉的下身玩弄起来。

  「唔……唔……!」劳拉羞辱地抗议着。:

  他怎么敢这样玩弄她,她想,从来没有男人敢这样对她,这是一项暴行。

  「我都看到了,克罗夫特小姐,这样的动作使你兴奋。」科特兹奚落道,「不得不承认,我对此感到非常惊讶,我原来认为你是个非常贞洁的姑娘。看来我还是对你不够了解,我发誓你实际上是很需要我的。」对于俘获她的人的嘲弄,劳拉只能用愤怒的目光予以回应。他是否知道她是多么的看不起他,她有一种比以往更强烈的愿望要将这个恶棍劈成两半——如果她的双手能够自由的话,她一边想一边用力来回扭着手腕,试图从他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科特兹满意地看着她不停的挣扎,他一只手按住她那由于挣扎而抖动的屁股,另一只手握住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顶在她变得湿润的花瓣正中。

  当劳拉感觉到他的肉棒正在慢慢插入时,她更加拚命的扭动身体,尖叫起来,声音透过嘴里的橡胶球变成了——「唔……!哦……!」不,不能这样,劳拉彻底地绝望了。

  随着科特兹一个迅猛的前冲动作,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入到她体内,下身强烈的充满感伴随着刺痛,她高声呻吟着:「唔……唔!」「终于!」科特兹道,征服劳拉的快意令他兴奋,他牢牢地抓住她的屁股准备进行第一次抽插,「我的生殖器现在插进了大富翁、考古学家劳拉?克罗夫特体内,我很想知道如果你那亲爱的老爸汉斯希格利现在看到你会怎么说,克罗夫特小姐,也许他会告诉你当初应该嫁给法灵顿伯爵,如果你还有机会的话。」在这个时候,与法灵顿伯爵结婚看起来的确是个更好的选择,至少不会落到现在这种下场。可是那时她一心想要获得更多的珍稀古物——人的永无止境的贪欲。就算是在温布尔顿的家中奢侈安逸地过完一生也远比这次羞耻的探险要好。

  科特兹开始了抽插,劳拉闭上眼睛忍受着粗大的肉棒一次次地深入她的体内,她的牙紧咬着塞在嘴里的橡胶球。她尽其所能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试图告诉科特兹他并没有完全征服她。她发誓此仇将来一定要报。

  但是很快,他坚挺的肉棒连续不断地强力抽插正在产生相反的效果。她试着扭动屁股以给他造成障碍,但是她很快便发现这种动作似乎更加激起了科特兹的欲望,他的抽插变得更加快速、猛烈,她听到身后对她施暴的人喘息声越来越重。科特兹粗暴无情的奸淫正在一点点激发劳拉体内最原始的欲望,对于这种性感劳拉无能为力。

  最令她感到耻辱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科特兹注意到她逐渐变软的呻吟声,恶毒地道:「正如我想的那样,我们富有的英国小娘们是个真真正正的婊子。」劳拉立刻将她的头转过来瞪着科特兹,眼睛里喷射出仇恨和愤怒的目光。

  「不要着急,克罗夫特小姐。我所做的正是你需要的。」科特兹咯咯地笑道,一边来回抚摸着她扭动的屁股,一边继续抽送,「然后你还会求我再多干几次的。」「唔……唔……!」劳拉愤怒地尖叫着,拚命拉扯着捆住她的皮绳,试图挣脱手腕和脚踝的束缚,但她的努力换来的是皮绳更深地勒进她的皮肉中。

  「啊,这是第一下。」科特兹叹息道,肉棒在劳拉体内大力抽插几下之后,迅速拔出来握在手中,粗大的肉棒跳动着将大量白色粘稠的精液喷射到劳拉的背上。

  「哦!不——!」皮肤上粘稠的液体令劳拉恶心,她想,「这个恶魔还要做些什么,才能满足他变态的欲望?」科特兹显然还没有满足,握住他湿滑的肉棒在劳拉的屁股上来回涂抹,直到将他射出的精液涂满她两腿间的溪谷。

  「我是否告诉过你,我有能力长时间保持坚挺的状态,而且可以一次一次地射精?这是一种古老的技能,在一次旅行的途中一位神秘的东方女子教给我的。我用这个技巧能已经款待了许多位年青漂亮的小姐。现在该是让你彻底地体会一下它的好处的时候了。」科特兹的想法令劳拉惊恐,但当科特兹抓住她的屁股向两边分使她的肛门暴露出来时,她的恐惧成十倍地上升。如果能出声的话,她早就尖叫起来了。但现在她能做的只是在心中拚命地祈求:「不!不要那样!请不要!」科特兹将被精液充分润滑的肉棒缓缓地插进劳拉的体内,肛门被粗大的肉棒最大限度地撑开,巨大的痛楚令她全身颤抖,她痛苦地呻吟着。随着他的一个残酷猛烈地插入,肉棒破关而入,他的大腿根部狠狠地撞击到她的屁股上。

  劳拉绷紧的身体向上一仰,从箝口球后发出极度痛苦的呻吟:「唔……哼……!」「就是这样,克罗夫特小姐。我,卡洛斯?科特兹博士现在将要告诉你,我的这次胜利的真正含义——你的贵族血统已经终结。等我肏完你之后,你那傲慢的态度将会有一个很大的转变。」科特兹笑道,然后前后摆动臀部,全力地肏着劳拉。

  劳拉的身体被死死地按住,乳房压在冰冷的石台上,科特兹的每一次抽插都带给她钻心的痛苦。科特兹突然抓住劳拉的马尾辫,把她的头用力向后拉,令她的脖颈痛苦地弯起。

  「我答应过你,你会明白尊敬这个词的含义的,克罗夫特小姐,我保证。」对劳拉?克罗夫特的奸淫一直持续了四个小时,卡洛斯?科特兹博士终于产生了心满意足的感觉,他离开了石台。遭到粗暴凌辱的劳拉依然被捆绑着,浑身是汗,虚弱地趴在石台上低声呻吟。。

  科特兹拉上裤子拉链,将枪带和其它装备穿戴好,他嘲弄劳拉道:「怎么样,是不是和我一样感觉不错?事实上你似乎已经懂得让自己享受快感了,我可以肯定你至少产生了一次到两次的性高潮。」劳拉不得不承认事实确是如此,虽然她不会对科特兹坦白这一点,但她也没有办法打击他那种病态的自负——他的生殖器持续而有力地撞击确实令她产生了数次性高潮,这种从未被激发的快感令她自己都无法想象,特别是在这种环境里。

  科特兹取出了劳拉嘴中的箝口球,然后用刀割断她脚踝和手腕上的绳子,并命令道:「穿上衣服,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了,克罗夫特小姐。」尽管捆绑和粗暴的性交令劳拉的全身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但手脚重获自由的她还是感到非常轻松。她揉了揉仍然疼痛的下巴,然后用自己内裤的碎片将身体擦干净。她迅速穿上她那舒适的短裤和光滑的紧身上衣,修长的双腿、结实的屁股、丰满的乳房一一从科特兹淫荡的目光中消失了。

  「我们要去哪里?」劳拉边问边习惯性地将只剩空枪套的腰带扎上。

  「我的私人喷气飞机停在几英里远的机场。」科特兹挥了挥手中的枪答道。

  他没有给劳拉任何机会,从背包里拿出一副手铐扔给美丽富有的古墓猎手。「把它戴上,在你的背后。」「不要再这样了。」劳拉绝望地想着,她将不锈钢制的手铐铐在自己的手腕上。

  科特兹走到劳拉身边,把她的身体转过去确认手铐已经锁好,从背包中拿出一个皮颈圈戴到她的脖子上,又用一根铁链将颈圈和手铐连在一起,他拉动铁链把她的双手尽量向上提,最后把铁链固定好,还剩下的一段铁链正好可以握在手里牵着。

  「哎唷。那会受伤的!」劳拉抱怨道,「你做这些是什么意思?」科特兹狞笑着快速拉扯了一下铁链,使得劳拉痛苦地喘息着。

  「我们马上要进行一次小小的旅行。」科特兹道,「现在,在前面带路吧。」劳拉叹息了一声,向古墓的出口走去。科特兹紧跟在她身后,手里握着铁链。当她走得太快时,他会用力拉铁链,连带得她的肩膀和手腕阵阵刺痛,并产生轻微的窒息。

  很快劳拉便找到一个合适的速度,使得科特兹不需要经常拉扯铁链。然而似乎科特兹并不愿意就此结束对她的折磨,为了自行取乐他仍不时用力拉扯一下铁链。对此她只能在心里暗暗地诅咒,同时她也想知道他下一步还有什么计划来对付她。

  当他们终于走出古墓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太阳刚刚落山。科特兹将劳拉带到他的陆地漫游者(Land Rover)旁边,打开后排车门将劳拉推了进去,他把栓着她的铁链系在车上的一个金属把手上,然后放下背包从里面翻寻着什么。劳拉不安地看着科特兹从包里拿出一个面具,面具引出一根管子连在一个小金属气瓶上。

  「那是什么?」劳拉问道。她知道不管那个样子古怪的东西是什么,它都可能是用来对付她的。

  「最美妙的气体,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似笑非笑地道,「乙醚。」「什么?不!你不能这样!你敢!」劳拉大声抗议道。

  「不用担心,克罗夫特小姐,它一点也不会伤害你的。」科特兹保证道,然后他用力抓住拚命挣扎的劳拉,将面具扣在她的脸上,并将上面的橡皮绳拉开勒在她的头上。

  「不!科特兹!」劳拉叫道,她的鼻子和嘴都罩在塑料面具下面,她试图把它甩掉,「住手!」科特兹没有理会劳拉的恳求,他把面具牢牢按在她的脸上,然后拧开气瓶上的小阀门,瓶里的气体充满了面具。

  「这只是让你在到达机场前能有一个短暂而舒适的睡眠,我不希望在这个过程中你又想出什么逃走的妙计来。」「你……不能……这样……做……唔—唔——……」劳拉昏昏欲睡地嘟囔着,芳香的气味钻进她的鼻孔,起初她还试着屏住呼吸,但很快乙醚便产生作用,她终于昏睡过去。

  科特兹小心地调整着气阀以使劳拉能保持目前的睡眠状态。他微笑着看着她来回摆动的头越来越慢,眼皮越来越沉。他并不着急离开,将劳拉放倒在陆地漫游者后座,来回抚摸着她的身体,面具后面发出困倦的呻吟声。

  「就是这样,像个小孩一样,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低语道,「等你醒过* ~?来后,我们会再找一些愉快而有趣的事做。」飞机一升空,卡洛斯。科特兹博士便将其调整到自动驾驶状态,还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到达他们的目的地。

  现在他又回到机舱,来到劳拉。克罗夫特身边,她仍然没有从乙醚的作用中恢复过来,摇摇晃晃地坐在座位上喃喃而语。科特兹将劳拉的衣服全部脱光,再次用手铐将她的双手铐在背后,然后他坐进她旁边的座位拉开裤子的拉链。

  失去知觉的劳拉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任凭科特兹将她的头按向他双腿之间。

  然后他握住他那高高耸立的肉棒顶在她柔软红润的嘴唇上,肉棒慢慢滑进去塞满了她的嘴。成功地捕获劳拉的男人悠然自得地坐在那里,用她温暖湿滑的嘴款待着他的生殖器。

  「嗯……唔……不……唔……」劳拉低声呻吟着,科特兹的肉棒慢慢地在她的嘴里抽插着,她本能的吸吮它,就好像是吸吮她的手指,丝毫不知道自己正遭受对手的奸淫。

  科特兹发出惬意的叹息,他操纵着她的头上下运动,肉棒越来越深入,她厚而性感的双唇紧紧地环绕着肉棒,随着抽插动作而翻进翻出。

  他偶尔还会略微地使用一下乙醚,以便维持她昏睡虚弱的状态。

  当科特兹抚弄她的屁股和乳房时,他低声道:「真是不错,小妞。」这样舒适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科特兹将他的座位向后放倒,他躺在上面闭上双眼,他美丽而危险的竞争对手继续用火热性感的嘴侍候他的肉棒,他沈迷在这美妙而愉快的感觉中不能自拔,忘记了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劳拉慢慢地苏醒过来,乙醚的效用逐渐消散,科特兹没有察觉到这个变化。

  突然,她眨了眨眼,最后一丝醉意也随之消失,当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时,劳拉震怒了。#「呜……唔!唔——!」劳拉忿怒地抗议着,但粗大的肉棒塞在嘴里,她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科特兹牢牢地抓住她的头,她根本没有办法挣脱。

  科特兹发现劳拉已经苏醒过来,她的愤怒和挣扎使他异常兴奋,随即他的肉棒便在她的嘴里喷发,强烈的窒息感令劳拉更加用力地挣扎和尖叫。

  「呃……唔!咕……呜——!」大量的精液迅速填满了她的嘴并堵住她的咽喉,极度的窒息令她条件反射般咽下了大部分的精液。劳拉强烈地反抗令科特兹也紧张起来,他将刚发射出第一弹的肉棒从她嘴里拔出,随之而来的第二次喷射直接打向劳拉的脸,精液散落在她喘息的嘴里和由于窒息而变红的面颊。

  「哦!你!真卑鄙!」惨遭凌辱的劳拉大叫道,憎恨的怒火在胸中燃烧,喷射得满脸的精液顺着面颊向下流淌到脖颈上。「你怎么敢这样!」科特兹用惬意的呻吟和叹息作为响应,他抓住劳拉的马尾辫,将粘稠的精液涂满她的面部和嘴唇。

  直到他感到满意后,他才松开手任由她坐起身来。他残忍地微笑着,用一条手巾将她的脸擦干净,然后他对她道:「好了,我已经准备好了,让我们再来一次吧。」「什么?!」劳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喘息道,「你疯了!」「这一次,我要你骑在我上面。」科特兹淫笑道,「我已经干了你整整一天了,现在该轮到你工作一会了。」「不,我永远不会!」劳拉抗议道,抗争的勇气和精神依然是那样十足,「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答应你任何事!」(Not for anything in the world)「哦,算了吧,克罗夫特小姐,不要再这么腼腆了。」科特兹抓住无助的劳拉,让她跨骑在他的腿上,嘲弄道。

  她奋力挣扎着,但科特兹更加强壮,抓住她被铐在身后的手腕向上扭以转移她反抗的目标,当她紧张地试图挣脱的时候,他的肉棒迅猛地贯穿了她的身体。

  「嗯——!」劳拉呻吟着,他熟悉的肉棒再次充满她的体内,她知道用不了多久就不需要抵抗了,因为那种令人烦恼的性感很快便会将她淹没。「你这个杂种!」科特兹几乎不给劳拉任何思考的时间,他牢牢抓住她的臀部向上抽插起来。

  在他凶猛的进攻下劳拉巨大圆润的乳房不停地上下跳动。科特兹顺势抓住它们用嘴吸吮着,用牙齿轻咬着乳头。敏感的乳头上传来的刺痛带令她尖叫,声音中夹杂着苦闷和期盼。

  「啊——哈——!」劳拉在科特兹的抽插下尖叫着。很快,美丽的财富猎手回应着男人的奸淫——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个变化——来回摆动她的臀部以配合科特兹强有力地插入。

  几分钟后,劳拉自发的充满野性的上下运动,她紧闭双眼,张开嘴喘息着、尖叫着。科特兹饶有趣味地看着她,重新躺回到座椅中,任凭劳拉按照她内心的幻想继续着两人的性交。当他被击败的对手弯下身用手撑在他的身上时,他抓住她胸前来回跳动的巨大而成熟果实恣意挤压揉捏着。

  在另一个性高潮的边缘上,劳拉终于意识到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困窘和羞耻令她脸红,所有的动作立即停了下来。她的眼中重新喷射出无比愤怒的目光,挑战似地注视着心情愉快的科特兹。

  「不要停下来,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吃吃地笑道,「你刚才做得非常出色。」「你是个污秽腐烂的人渣!」劳拉回应道,他的嘲弄令她七窍生烟,「马上让我离开这里!」「等我完事再说吧。」科特兹随口道,紧跟着是一连串强有力的上冲动作,劳拉喘息着,乳房和马尾辫在身体前后来回摆动弹跳。

  随后的一个小时里,科特兹持续不断地肏着劳拉,他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抽插的状态,当他感到劳拉就要到达高潮时便停止动作,然后再继续,这种折磨令劳拉狂燥、愤怒,逐渐失去了往常的机智和理性。

  科特兹终于感到他已经彻彻底底地击败了劳拉,他心满意足地在她的体内喷射出所有精液,并残忍地将肉棒抽出不允许她产生性高潮。他把她扔回到她的座位上,就像是一个玩过的玩偶一样,然后用一条手巾将他自己清理干净。

  「我猜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哪儿。」科特兹突然道。

  劳拉惊讶地张着嘴,不停地眨着眼睛,无法猜透他突然表现出来的绅士风度以及声音中所包含的残酷意味。

  「我们即将在温布尔顿附近着陆,萨里(Surrey),英格兰。」科特兹对她道,「你的家。」然后,当劳拉试图反抗时,科特兹再次将乙醚面具强行扣在她的嘴和鼻子上。

  「不!不要再这样了!你不……敢——呜——唔……」劳拉喃喃而语,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劳拉。克罗夫特再次苏醒过来,乙醚带来的眩晕感逐渐消散,她的眼睛重新广告变得明亮清澈。她审视自己目前的处境,紧张地思考着可能的对策。

  她的那套冒险装束已经被重新穿回到身上,躺在一间奢侈豪华的卧室中的床上,但手脚仍然被捆绑着,嘴也被胶带封得严严实实。

  她用力挣扎了一下,没有任何用处,捆绑的手法十分专业,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绳索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象。她终于死了心,暗自里深深叹了口气——现在她能做的就只有不停地诅咒了。

  该死的科特兹博士!她想,只要她能逃脱……这个时候门开了,科特兹博士嘴里叼着根雪茄走进来,手中端着一杯白兰地。

  「我们的冒险女郎终于醒过来了。」科特兹博士轻松地说道,他走到床边。

  : g8劳拉躺在那里没有动,只是用愤怒的目光看着他。

  「让我们把这个拿开,好吗?」科特兹道,他抓住厚厚的胶带一头,故意慢慢地将它从劳拉的嘴上扯下来。

  科特兹的动作带给劳拉一丝丝的刺痛,她抱怨道:「你该死!我现在在哪儿?你还准备对我做些什么?」「不要太着急了(All in good time),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道,「一个一个的说。首先,我们是在一个老朋友的庄园。他正在巴塞罗讷休假,允许我暂时借用一下这里。非常美妙的地方,你觉得呢?」劳拉没有吭声。

  「至于我准备怎么处置你。」科特兹继续道,「从你第一次出卖我,我就发誓要抓住你,以满足我复仇的愿望,一直到现在我前前后后设想了很多种方法。」「首先,我想将你埋葬在古墓里,后来觉得这太简单了,简直就是浪费,显得我过于无能。」「然后我又设想在白奴市场把你卖给我的朋友或合伙人,像你这样聪明漂亮的货色一定会卖出一个很高的价格,到现在我还确信如此。但我又想到了你的父亲,他会非常想念你的,对于因为一个多得荒谬的价钱而放弃把你买回来的想法,他根本不会考虑第二次。」「信不信由你,我甚至连络了法灵顿伯爵。我几乎和他达成了协议,我保证你成为他的妇女,就像一个顺从的夫人,作为回报他会给我一大笔令人难以置信的财宝。不过我随后又想到了你所拥有的那些难以计数的奇珍异宝,包括你从我这里偷走的每件事物。」「是的!」劳拉插话道,「你能得到所有这些东西,只需要让我自由地离开这里。我保证,它们都是你的!」「哦,不要着急。它们会是我的。」科特兹笑道,「而且你同样也会是我的。」「什么?」劳拉问道,不敢相信她的耳朵。

  「现在我又改变主意了,我决定把你作为一个小玩偶留下来。」科特兹残酷地微笑道,「我突然喜欢你了,而且我确信这种感觉是相互的。我会使你成为我的完美的小情妇。」「你这个病态的杂种!」劳拉不屑道,「再过一百万年我也不会向你和你那种病态的心理屈服的。」「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克罗夫特小姐。你的这种从不屈服和蔑视一切的精神。」科特兹微笑道,「我向你保证,亲爱的,所有这一切都会改变过来。」劳拉困惑地皱紧眉头,她的捕获者最后的声明令她不解。他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呢?

  「你听说过秘鲁香粉(the Powder of Peru)吗?」科特兹不动声色地问道,他把手里的白兰地和雪茄放到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在劳拉面前晃了晃,瓶里细细的粉末银光闪闪。

  「我告诉过你我还研究过催眠术和其它的精神控制药剂吗?」劳拉没有回答。她只是不安地看着科特兹打开瓶盖,倒了一些银粉在他的手心。

  「那是……什么?」劳拉紧张地问道,声音有些发颤。

  「你的宿命。」科特兹答道,没有任何征兆,他突然将手中的银粉撒在劳拉吃惊的脸上,引起她不停的眨眼和咳嗽。

  一种迷失方向的感觉立刻冲向劳拉的脑海,这种感觉随即向她被捆绑的身体扩散,她感到片刻的紧张,但很快这种感觉便消失了。她重新成人正常,呼吸平稳,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科特兹,对刚刚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感到困惑。

  「你有什么感觉?」科特兹问道。

  「我不知道……我感觉……发生了什么事?」「我确信你现在非常迷惑不解,我为什么那么做?」科特兹道。

  劳拉点点头,她的确非常困惑。

  「几年前,我在秘鲁最深的丛林中遇见一位部落的巫师,他给了我这种香粉用来交换一些小饰物。这是我见过的最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我不知道它是如何发生作用的,但我试了很多次,相信我吧,它从来没有失效过。」他到底要做些什么?劳拉怀疑着。

  「从现在,劳拉。克罗夫特,无论何时,我让你做的任何事,你都会毫不犹豫地照做,你还会感到我想要你做的任何事都是完全正确的。」「那是不可能的。」劳拉平静道。

  科特兹咧开嘴笑道:「我想你就会这么说。」他拿出刀将劳拉手脚上的绳索割断,然后放开她。她起身坐在床上,揉着自己的手腕,疑虑地盯着科特兹博士。

  「首先,在你那漂亮的脑袋想出什么主意之前的第一件事,不要试图逃走,忘掉它吧。」劳拉的确正在思考着如何逃走,但是突然之间,她的思维混乱起来,为什么她一定想要离开,她困惑着。这种状况非常奇怪,使她感到头脑似乎受到了一些损害。

  好吧,她想,来看看事情到底会向什么方向发展吧,只是等待应该不会有什么损失。

  「现在仔细听好了,克罗夫特小姐。」科特兹说道,「我将是唯一你需要服从的人,我所说的话对你来说就是法律,从这个时候,你将成为我的恭顺的奴隶,你明白吗?」「我……不……这不是……」劳拉试图抵抗,但是他的声音淹没了她,和这种充满暗示的声音战斗的尝试令她突然出现神经紧张的颤抖。

  「你对我做了什么?」「回答我,劳拉。」「我……是的……我会服从的。」劳拉挣扎着回答道。

  她突然发现顺从男人的命令带给她欢快的感觉。她知道这种感觉会令人上瘾,于是她竭尽全力试图抵抗它的诱惑。

  「谁是你的主人?」「唔——!」劳拉缩起身体,用力揉着自己的鬓角,但什么都没用了,她找到了自己的答案——‘